现在阅读
2019夏季:香奈儿、阿玛尼、Gentle Monster 潮推盾牌眼镜
金光时尚 / 时尚品味

2019夏季:香奈儿、阿玛尼、Gentle Monster 潮推盾牌眼镜

常言道:“眼睛是灵魂之窗,不妨拉下“窗帘”予人更多想象空间,因为并非所有人也想於初次见面时露出底牌

“务实”丶“基本”的风格似乎甚少受高级时装世界所追捧。不过,这项规条即将改写──
阻隔有害紫外光丶保护眼角膜的太阳眼镜,将会升上神坛。此外,我们可凭有如安娜·温图尔(Anna Wintour)般的冷艳造型傲视时尚圈。一直以来,太阳眼镜除了功能性外,也有助增强气势丶隐藏情绪丶“显露霸气”。戴上墨镜会予人“生人勿近”的 感觉,
原因是它遮盖了我们身心最为脆弱的部位之一。当架起经典玳瑁太阳眼镜,便能拥有在电影《蒂凡尼的早餐》中霍莉·戈莱特利(Holly Golightly)的气派,即使出了洋相,
也能昂首阔步。 

要气势凌人,特别是在女权运动席卷全球的现今世代,女权持续被父权抑压,大框眼镜更能发挥盾牌之效,抵受女性所面对的社会压力,难怪于今季再次兴起。 

缪西亚·普拉达(Miuccia Prada)为品牌的 Linea系列设计的全新眼镜,糅合休闲运动美学及活泼的几何图案,于超轻纤维镜框用上霓虹色彩,为女性主义呐喊助威,只有
坚忍自信丶须展现威严的女强人才能驾驭,守旧之人不宜佩戴。这个款式也反映,高级时装今后必须向运动服及街头衣着取经,而缪西亚一贯与时并进丶乐于求变的作风,
成功令品牌续领风骚。

凯卓的眼镜系列走相近路线,以淡粉红镜框搭配时尚的双色框线,无论到阿斯彭的山坡上滑雪,于东京赏樱,或是只想阻隔智能手机的强光,然后继续沉醉于网络世界,都是女士恩物。

JW Anderson于罗意威的最新系列,推出能媲美面罩的大型镜框。别误会这是科幻小说出现的道具,这只是方便你于地中海度过写意假期。来到仲夏,人们开始再次步出户外,“跟阳光玩游戏”,但玩乐之余,容颜也不须作无谓牺牲,遮光的范围愈大,愈能
防范眼周的鱼尾纹涌现。

阿玛尼的超大镜框同样充满假日气息,但却多了一重夜生活的魅惑之感,不妨构思一下前往希腊某小岛的夜店度假。

自从韩国眼镜品牌Gentle Monster面世后,新世代对眼镜的定义从此改写,夺目大框才是王道。戴上加大码的太阳眼镜,会让脸孔显得更为纤长,在社交媒体上自然赢尽“赞”誉。这种长相健康与否,留待审美标准有变时再行分解吧。

正当大框眼镜的潮流如日中天之际,Gentle Monster的最新系列竟反其道而行,推出长方形及三角形的窄身镜框,让人联想起《廿二世纪杀人网络》或王菲于1990年代的造型。上世纪90年代绝对是港产片的全盛时期,香港电影业的影响力遍及全球,香江璀璨迷人的海景,与Gentle Monster的红丝带眼镜可堪互相辉映。在当年来看,其正经而不失玩味的镜框,充满未来主义色彩。

凯特·诗蓓深明复古之道,因此整个春季眼镜系列均贯彻花卉主题,只凭藉爱与平和心境偶尔加入调皮元素。镜框设计旨在把外在纷乱烦扰的世界隔开,予人喘息空间。醋酸纤维眼镜配上粉嫩色调和俐落线条,散发浪漫妩媚的柔情。

年代再久远一点的眼镜链同样强势回归,但绝非图书馆管理员或学校老师佩戴的老套款式。举例而言,香奈儿的圆框眼镜以品牌经典的小牛皮编织成眼镜链,衬以金丝镜框和渐变色镜片,彰显独特风格,与《穿普拉达的女王》中的“恶魔”一角派头遥相呼应。
精致细腻的设计缀上颗颗珍珠,教人目不转睛。但眼镜链不仅纯属装饰,更是实用的配件,试想想,太阳眼镜或许是我们最常丢失的饰物,你有多少次不是被餐厅侍应从后追来,把墨镜交还?把眼镜系在颈前便可把问题迎刃而解,如果是香奈儿的出品,更没有抗拒的理由吧?纪梵希的太阳眼镜同样饰有五花八门的眼镜链,嘎嘎小姐(Lady Gaga)出道早期也经常以这种炫目造型示人。我们也一早说过,来到极尽浮夸的年代,“ 大”放异彩丶夺目破格,才是时尚王道。

各位女士下次添置眼镜,切勿忘记一句古老名言:不鸣则已,一鸣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