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阅读
羽绒变奏
金光时尚 / 时尚品味

羽绒变奏

羽绒外套已有近百年历史,今个冬季会改头换面,且让我们推介多个精选款式

假如冬季让你情绪低落(down),那麽你只需明白我们的弦外之音,定能够紧贴时尚潮流──因为羽绒外套(down jackets)和夹层填满羽毛的单品,在本季的时装展上俯拾皆是,呈献实用而极致柔软的时尚选择。
大家可以想像,羽绒外套起初与时尚圈子实在沾不上边。现代羽绒外套最早期的原型,由乔治·芬奇(George Finch)于1922年创作,这位澳大利亚化学家曾制造用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炸弹,并为准备攀登珠穆朗玛峰而研发出两项伟大发明:氧气瓶及鸭绒外套,後者以制作热气球的鲜绿色布料缝制而成。与他同行的登山队员,将这件鸭绒外套与他们的花呢外套相比,对其外观嗤之以鼻,後来却因对其实用功能艳羡不已而哑口无言。
这项概念经过起码十年以後,才正式打进零售市场。如大家所料,在1936年创作首件羽绒外套的是埃迪·鲍尔(Eddie Bauer),他将外套命名为“Skyliner”,其独特之处在于将保暖的羽绒填充在夹层布料之中,而这个夹层正是设计的关键,它将乔治·芬奇的版本加以改良,有助羽毛平均分布在外套的各个部分。埃迪·鲍尔创作这件外套的原意,着重发挥其求生功能多于商业的考量──他曾在一场钓鱼之旅中引发低温症,与死神擦身而过。


事隔仅仅一年,传奇时装设计师查尔斯·詹姆斯(Charles James)便设计出羽绒外套的变奏,利用绸缎塑造出阔大的造型,配搭夸张的衣袖,就连查尔斯·詹姆斯本人也认为其厚重的质感和缝制的难度绝不可能获得时装界垂青。但他猜错了:这件衣物被誉为开创时装史上先河的杰作,现在更是维多利亚和阿尔伯特博物馆的馆藏。
自此以後,缝有柔软夹层的雪褛在时装界各大品牌的作品中反覆浮现,瞩目之作多不胜数,包括诺玛·卡玛丽(Norma Kamali)于1970年代推出的“睡袋”大褛,以至Demna Gvasalia在2016年首次为巴黎世家举行的时装展上华丽登场的鲜红色特大羽绒外套。事实上,羽绒外套已成为这位38岁格鲁吉亚设计师的代表作,其点石成金的天赋包罗万象,甚至成功在时装界掀起速递员制服的风潮。
今季Demna Gvasalia继续重塑羽绒外套,款式比起他于加盟该法国品牌早年设计的作品更为破格。天蓝色的男装羽绒外套,将背面的抵肩向上拉高,几乎触及耳朵,看来活像是穿着前忘了拿走衣架。另外两款女装版本,则将衣摆下拉至脚踝,其中紫红色的款式采用经典的横向夹层,搭配特大的茧形造型 ;而采用浅粉红色绸缎缝制的版本,造型和质感都恍如奢华的寝具,但也教人联想起古代王室成员身披的特大斗篷。Demna Gvasalia在其他单品中也试验类似的概念,包括为浴袍款海绿色大褛缝上波浪纹夹层,以及为防水连帽外套缀以如羊腿般阔大的衣袖。
Demna Gvasalia旨在凭一己之力重新谱写羽绒外套的定义,而Moncler则尝试向世界展示这项概念无穷的可塑性,并费尽心思设计出层出不穷的羽绒夹层单品,网罗宠物服装以至与其他设计师合作的企划。品牌透过Moncler Genius计划,与多位大名鼎鼎的设计师合作,包括华伦天奴的Pierpaolo Piccioli,以至街头服教父藤原浩(Hiroshi Fujiwara),设计出一系列颠覆传统的作品。今年的注目单品有美国品牌Palm Angels设计的运动外套变奏,选用铝箔质感的润饰;西蒙娜·罗莎(Simone Rocha)的“帐篷型斗篷”缀满夺目妩媚的荷叶边和花卉,而Richard Quinn更发挥狂野的实验精神,大玩缤纷色彩和夸张印花,只有“勇者”才敢驾驭。Moncler的产品于巴黎人购物中心的Antonia店内有售。
当然,在浩瀚的时装国度,亦不乏较含蓄的设计意念,当中绝大部分以发挥另类面料为主题。
蔻依的Natacha Ramsay-Levi以复古的红蓝色格纹绢布缝制成短版外套,配上特大衣领。男生不必妒忌,托德斯为他们推出红褐色的格纹羽绒外套,搭配低调的红绿格纹,同样教人爱不释手。


菲拉格慕以目不暇给的款式重演羽绒外套的概念,女装方面包括深巧克力色的长版丝瓜领大褛,以至深紫红色的飞行员夹克,而男装方面则有极致柔软的深啡色灯芯绒褛,以至剪裁略短的浅灰粉红色外套。杰尼亚一改羽绒外套明显的臃肿感,皮褛绣上特地随意剪裁的不对称夹层,搭配同款手套,塑造出更俐落的轮廓,与斜绣夹层的及膝大褛相互辉映;另一较短身的版本染上含蓄低调的茄皮紫色,将高雅运动风演绎得淋漓尽致。
近年,羽绒效应更延伸至服装以外的配饰,部分作品相当实用,例如Moncler长青系列中的夹棉围巾,获一众奢华及街头品牌仿效,繁衍出多个变奏版本;而其他配饰则纯为展现时髦格调,实际功能欠奉。
举例来说,罗意威自英国设计师Jonathan Anderson于2013年接掌以来,一直是型格的权威,而随着岁月流逝,他为品牌设计的作品愈趋奇特。在今季的男装系列中,琳琅满目的飞行员帽子丶长度盖过手指的衣袖,还有缝上无数彩色丝带的外衣,都让一众男士得费一番功夫,将这些时装展造型解构,才能找出可与日常打扮相融的元素。不过除了剑走偏锋的造型外,也有较“恪守正道”的设计:双色羽绒夹层皮革抽绳背囊轻巧又奢华,备有黑色衬黄褐色的实用款式,或粉红色配黄褐色的撞色版本则更显华丽。经典的1980年代风格腰包前幅绣上羽绒夹层,适合为钱包“保暖”,即便钱包不幸“瘦身”,也可发挥“充撑场面”的实用功能。
还有甚麽更超现实的设计?答案是羽绒夹层鞋,宝缇嘉的Daniel Lee并未却步,反而大玩羽绒夹层高跟鞋和手袋。


不过,在羽绒潮流中最得我们欢心的演绎,来自Virgil Abloh为路易威登设计的男装系列。炭灰色救生衣款外套外披在同色系的西装上,仿似冰淇淋圣代上的樱桃,虽可说是画蛇添足,却又充满迷人魅力。另一款瞩目的黑色皮褛以精心熨印的品牌标志字母取代夹层,营造出别出心裁的高雅气质,采用同样技术缝制的手提袋则是其天作之合。另一款无夹层的雨衣如枕头般缀满贴花,塑造立体效果,让人狂热爱上──毕竟,里面可全是“热”力四射的鹅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