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阅读
天壤之別
金光时尚 / 时尚品味

天壤之別

不久之前,高级时装仍然以奢华为尚,专门为特别场合而设计,采用最匠心独运的物料缝制。但现在,局面已迥然不同

十年前,T恤只屬日常衣裝,難登時裝展或董事會議的大雅之堂。

畢竟,那個時候,一個人的成就,關鍵在於高跟鞋的高度,還有墊肩的闊度—墊肩闊大得能夠像皇帝的龍袍一樣愈好。至於款式實用的成衣卻似乎是貧窮,甚至品味欠奉的
象征。世界各地的街頭設計,只能依靠巴黎和米蘭的神聖展台上所宣讀的潮流聖旨
引路,撿拾時尚的剩菜殘羹。

現在,不少榮登《福布斯》30歲以下精英榜的人物都身穿T恤、牛仔褲和球鞋亮相,
更把這些一度只在休閒或運動時穿著的服飾視為“制服”。在時尚界本身,奢華的高訂
時裝與市井的街頭格調更正式融為一體。時至今日,在四季名店裏,經設計師重塑的Crocs鞋子,就和剪裁俐落的西裝外套一樣常見。

為迎合日常穿着需要而重新設計的運動服造型更見流麗,日常衣裝成為眾多時裝展上的必備款式,而各種各樣的信息,包括簡約標誌以至激進宣言,更在時裝展上泛濫。時尚界的一眾精英是否已失去其設計觸覺,還是他們已將平凡之物昇華成藝術形式,甚至
暗地裏把精緻工藝和低調糅合一體?

現在,運動裝束和街頭服裝已超越潮流,成為主流服飾。昔日人們刻意歸於平淡,投向針織面料和精梳棉的舒適懷抱,而當下的時尚界優雅風貌,更不得不提巴黎世家的衛衣和迪奧信息T恤(message T-shirts)。

當高訂時裝與時尚界最備受矚目的設計師開始披上運動裝束,我們也是時候欣然地穿上華實兼備的運動服裝了。畢竟,這證明了高高在上的服飾再也沒有優勢,運動風格才是王道。

運動服於1970年代開始盛行,是美國對時尚課題的最大貢獻。“運動休閒風”絕對是2017年的潮語之一,可被視為運動服歷經數十年演變後的自然產物,其獨特之處可歸功於
幾個關鍵因素。

2018年春季,運動服裝不再以舒適見稱,而是以出色的功能為主打。毛巾布和寬鬆
針織曾是這類服裝的首選物料,但在這個春季,將完全被技術加工布料和最先進的人造
紗線取代,標誌着我們的生活正以高速前進。

於是,迎合運動需要的服裝擺脫休閒格調,轉而宣示澎湃活力和極限運動的緊張刺激。今個夏季,運動服裝不再是悠閒度日的象征,而是務求讓人們穿上後,可以在運動場上發揮最佳表現。

為迎合新世代的生活節奏,時尚造型予人的印象,彷彿是偵速攝影機捕捉的動態殘影:在時裝展上,運動單品和物料以全套造型亮相,但更常與半截裙或剪裁優美的單品
結合。

且讓我們看看部分落戶澳門金沙購物城邦中四季名店的頂尖品牌:克里斯汀迪奧以皮革縫製西裝,即使是賽車手穿上亦毫不突兀,而貼身款式更可伴隨得獎潛水員深入海底。美國設計師馬克雅可布以運動服裝誘發的浮想為藍本(例如夢幻假期,還有為了追求
享樂而衝破藩籬,超越自己的界限)推出鬆垮的運動服,在阿爾卑斯山的滑雪道上也
顯得入型入格。

這個潮流的關鍵是去理解舒適並非重心所在,功能才是人人夢寐以求的特點。多不勝數的實用細節,包括口袋、搭帶和可調校的元素等,與輕巧物料碰撞出優美的效果。

談到運動服功能,這個術語還蘊含一個次要層面。日常成衣的奢華版本,將普通人的
便服變得更為光鮮,而這個趨勢的另一個來源是社交媒體,這面華麗而虛幻的鏡子,
將別人的生活展現在我們眼前。

運動服功能超越所有生活層面,現在更直接觸及人們自身:當每頓飯、每次旅行和每場社交聚會,都可成為炫耀矚目、華麗和美滿生活的機會時,又何必自甘平凡?影像主導的社交媒體平台冒起,更令時裝迅速由道具蛻變成活生生的角色,進一步推動這潮流。

以古馳為例,創意總監Alessandro Michele定期向包羅萬象的靈感取材,設計出一個又一個熟悉而又超現實的系列。2018年春季亦不例外,時裝展台洋溢懷舊而精彩的
80年代情懷。獨立細看,由泡泡袖衛衣,以至冰藍色尼龍運動套裝,全都似應被丟進回收箱──但點綴其上的複雜細節,卻又令人愛不釋手。正如這位意大利設計師對《Vogue Runway》所說:“我嘗試宣揚時裝乃充滿細微末節的事實。”

時尚品牌塑造的時裝,一方面滿足日常生活,一方面彰顯精湛工藝和奢華物料的應用,是反映時代的一面鏡子,這就如社交媒體這個平台一樣,讓我們看見自己最完美的
一面,而挑選背景更成為了一門重要的技巧。

在這現象背後,暗示了時裝起了深層次的變化:今天的奢華不再是顯而易見,而是潮流內行人之間的特殊暗號,這就好比衣服上的那些極其含蓄隱約的細節,必須透過體驗去真正領略,而並非肉眼可見。

表面上看似平庸的物料,成為了設計師改良、試驗和創新的完美媒介。耐穿的工裝牛仔布等物料成為行政要員的最新日常服,就連低廉的塑膠也能吸引設計師去挑戰,例如
香奈兒就採用塑膠縫製斗篷,並配上塑膠長靴,而巴寶莉也以塑膠製造雨披。

工藝不再等同於顯眼的裝飾,反而着重對單品的深刻認識,務求將時裝的創造過程展現眼前,終極保證其人性化的本貌。簡而言之,工藝成為了創作者和穿衣者之間的終極
特殊“暗號”。

這些大受吹捧的服飾並沒有人們夢寐以求的高端元素,但人們卻又活生生的每天都穿在身上,這正彰顯出當今複雜世情的矛盾對比。將日常便服重塑,是表達“我很正常,
你認識我,我沒有惡意”的一種方式。

不過,它們也承載着有力的信息。時裝總反映當下局勢,最能捕捉社會上愈趨有力的
聲音。一款克里斯汀迪奧T恤在胸前印上Maria Grazia Chiuri的女性主義詰問:“Why Have There Been No Great Women Artists? ”(“為甚麼不曾有偉大的女性藝術家
出現?”)。這款T恤所引起的共鳴,比任何紅地毯盛會上的全黑打扮示威更廣泛,透過
時尚棱鏡的折射,由設計師的腦海直抵流行文化核心。縱然貌似平平無奇,這些上衣預示了#MeToo風潮的湧現,令每位時尚達人化身抗爭者,宣示道德價值。

將熟悉之物昇華,能為日常生活傾注一點魔法,把希望交織成隱晦的符號,打造出既
奢華卻又平易近人的感覺。每一根紗線都蘊藏堅定不移的力量,而這股力量,來自一聲低語:唯有發揮自我本性,才能成就非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