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阅读
各大品牌衣饰 今秋冲出地球
金光时尚 / 时尚品味

各大品牌衣饰 今秋冲出地球

太空时尚令今秋的澳门从未如此明艳耀眼过,香奈儿丶古驰和Moschino等大牌都争相拥抱这外星美学

香奈儿时装秀中,模特儿穿上火箭和太空人概念的装束,成为2017巴黎秋冬时装周中“太空竞赛”的焦点

幾十年來,太空一直是人類的競賽舞台,列強大國爭相投入巨大資源,搶先以一樁樁的創舉在探索史上豎立里程碑,而一眾航天員則持續挑戰體能的極限,試圖在地球以外的星體活出傳奇。無獨有偶,時尚圈又何嘗不是一場太空競賽?

本年度秋冬系列展示了行業將星際美學視為頂頭大熱,不少品牌加入戰團欲一爭長短。

而在米蘭、紐約和倫敦時裝周上,我們也看到海量的連衣裙、夾克、大衣乃至手提包,靈感均源自地球以外的一切。卡爾·拉格斐成功宣示世人,他依然是時尚界的凱撒大帝,以獨特手法頌揚太空霓裳。

早在三月份的一個微寒的早晨,於巴黎大皇宮圓頂下,模特兒魚貫穿梭香奈兒品牌的
火箭,幾近爬升至有120年歷史的玻璃天花。

拉格斐說:“要成功造出這樣的佈景裝飾,由構想到執行,需時數月。因此這不可能是即興,你必須抓緊時機,在對的時刻做對的事,可以說是沒有回頭路。”

組裝技術員自以為那火箭船只是一具特效道具,然而時裝秀結束時,在火屑、烈焰和
炫光中,它其實已經爬升了十米!彷彿快要穿越大圓頂似的。

到目前為止,時裝編輯及買手親眼目睹如斯不凡、具創意的場景設計。在巴黎大皇宮
裏爆發的火箭,似乎已成了時裝秀的基本標準。

閃亮的被褥毯子披搭在模特兒肩上,儼如微型金屬板。金屬色皮革機車手套、超大的
銀色包包,以及香奈兒最具代表性的單品—— 腳尖飾有漆皮對比色的閃亮及膝長靴。
這一切,與四周揚聲器播着埃爾頓·約翰名曲〈火箭人〉,同樣懾人。

拉格斐說:“為了給活在地球上的人們創造一個關於太空的幻想,我們營造了太空漫步。然而,這同時是非常貼地氣的,一切都關於觸動,我們想在夜空中創造出法國人所謂的‘La Vielactée’(銀河系)。我希望這是一個隱含着對未來抱有希望的具體做法。”

儘管如此,當拉格斐談論未來時,這時裝秀的美學卻又處處流露出60年代的影子。

1968年,斯坦利 · 庫布里克拍攝著名電影《2001:太空漫遊》,拉格斐的靈感就是
源自當中的銀色長靴、奧米加髮型、寬幅頭帶和經典迷你裙,而和這齣近乎50年前經典電影一樣,這次的時裝秀幾乎完全是單色的,以灰色、銀色和白色為主調,綴以極少的黑色和海軍藍。

香奈兒秋冬系列特別令人印象深刻的是,它非常富創造力,卻又充滿入世美學,帶來可穿性甚高的一個個佳作:如印有娃娃大小月行者圖案的絲綢連衣裙,以及高領口粗花呢裙,穿着它在澳門威尼斯人購物中心遊走,自然不顯突兀。

在時裝秀上最饒富創造力的作品之一是銀色手鐲,乍看之下是手鐲,但實際上卻是以
製作太空衣技術為基礎,能隨心搭配在衣服上的手套。

拉格斐說:“它是本系列的主軸之一,可以跟每件衣服好好搭配,並為經典毛衣帶來現代感。然而,你不知道製作(這個銀手鐲)是多麼的困難,因為每件衣服或毛衣的尺寸都不一樣,差之不過毫釐,其實也沒有人會察覺得到。”

夏季的速銷活動幫助位於北半球的一家家商店騰出空間放置秋季系列,這些美輪美奐的衣服正於更具創意的星際櫥窗展示出來,讓我們能夠近距離欣賞到拉格斐的細緻之作。從紐約第五大道、倫敦邦德街、澳門四季名店乃至巴黎康朋街,模特公仔穿上銀色夾克和及膝亮片靴,與身旁的香奈小火箭同樣亮眼。

看來整個行業均為太空熱而着迷,從迪奧、Mary Katrantzou、Mara Hoffman、Christopher Kane甚至Kanye West皆加入了星際劇場。

儘管在秋季以前,還有其他品牌在跟 上這股熱潮:如果你在澳門四季名店閒逛,你至少會在一個大品 牌的櫥窗中看到運動型航天飛機和宇航員。

國際諮詢公司TrendWatching的Acacia Leroy說:“看到這一切如何建立起來是多麼的不可思議;從科學、政治、技術、環境、世界經濟、藝術、音樂場景,甚至是飲食趨勢都有其影響。由此等因素誘發而成的特定造型風尚比比皆是,例如去年的節日禮服風,又或者個別名人穿赴奧斯卡的戰衣,甚至是時尚之都的街拍等。”

顯然,紐約、米蘭和巴黎的設計師一直流連在同一些餐館、酒吧和音樂節,因為他們的許多設計均有着明顯的“天外”感覺。

其中一個令人一見難忘的造型來自古馳,由Alessandro Michele操刀的超級極化主義催生出來,UFO印花連衣裙和閃閃發亮的水晶緊身衣褲,展現於超現實、頂上竟有天氣風向標的黑色金字塔跟前。素以偏鋒怪誕、Wes Anderson美學聞名的Michele巧用星際潮流,讓這個意國大牌以醉人的新面貌登場。

在剛過去的Moschino 2017年早秋系列,傑瑞米·斯科特也展示了一系列如變形金剛般的太空印花。他竟在正式的盛裝禮服上,用浪漫紗網和纖細腰線配以機器人在太空戰鬥的圖案,又或火球撞擊星星,甚至火箭撞向遙遠行星的圖案,宛如孩提時代玩具盒中的
畫冊般,叫人目瞪口呆。

許多評論家均指出,鑑於全球政治氣候的微妙轉變,以歐洲為中心的時尚產業,只好
盡可能地在最遙不可及的地方擷取靈感,那甚至是地球以外的地方。

歷史告訴我們,政治衝突時期無疑最能激發藝術家的創意。這似乎也合符現況—設計師選擇於今年從“傳統十年”的靈感中退下來,轉為創造出獨一無二的東西。

拉格斐說:“這正是我喜歡時裝和設計衣服的原因。你必須有技術,還要是純熟的技術,你亦必須知道時尚的作業模式,然後由你來創造新的東西,更多的東西。時尚就是要變革,是世界的演化,同時也是反映世界進化的一面鏡。”